联系我们
地址:
海门市三星镇平山村20组
电话:
0513-82273979/13773863788
友情链接
如何破解农药滥用之忧

农产品质量安全直接关系人民生命健康,也是关系民生的头等大事,须臾不可掉以轻心。然而,近年来,“农药门”事件却频频发生,让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对农产品质量安全忧心忡忡。从“涂药黄瓜”到“毒豇豆”,从“毒韭菜”到“毒生姜”……农药的违规乱用、超量使用,渐成“舌尖上安全”的杀伤利器。对此,有一种声音解释说:农药对植物来说,犹如医药对人类一样重要,且必不可少。这话虽有一定道理,不过我们也该反思。 
  
    连日来,本部记者走乡村、入农户、进市场、访专家,就农药是否用得过多过乱?如何控制、应对农药残留?生态防控技术怎么推广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分析。本期特以刊登,敬请关注。 
  
    种菜农民 盼望生产安全农药 
  
    5月28日,记者从岢岚县城出发,沿岢会线行进约20公里来到了大涧乡吴家庄村,一排排红瓦尖顶的欧式建筑,一栋栋规整的温室大棚映入眼帘。见到村干部张国新时,他正在自家的大棚里忙碌着。老张介绍,目前,全村80%的农户都有自家的大棚,201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万元。 
  
    谈起农药滥用、超标使用情况时,老张说,这几年农产品安全问题是个焦点,村民们在使用农药上都比较规范,村里种植的蔬菜基本上达到了无公害标准,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要解决农药残留问题,首先要生产安全的乃至无毒的农药,其次是建立一套科学的全过程“控农残”体系。 
  
    与吴家庄村一样,应县义井乡和平村也是蔬菜种植大村,卖菜收入是村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见到村民赵忠时,他刚从地里劳动回来。赵忠告诉记者,这几年,农民喷洒农药都比较慎重,能不用的就不用,实在没办法才去打农药。打药既花钱又费工夫,谁不算账呢! 
  
    采访时,多数菜农表示,各种蔬菜都需要打药,只是量多量少的问题。对于菜农来说,遇到病虫害发生,没有别的措施可用,首先想到的还是喷洒农药。记者行走在田间地头,白色塑料袋、褐色玻璃瓶等形形色色胡乱抛弃的农药包装随处可见。 
  
    现在,农产品一出问题,不少人就指责生产者缺德。其实,对于这种指责,大多数农民也有一肚子委屈。“打药对菜农来说,真是无奈之举!”一位蔬菜种植户向记者感叹:如果没有病虫害,谁想打药?现在病虫害太厉害了,不用药产量上不去,卖相不好价格也上不去,实在没办法啊! 
  
    基层干部 加强引导 严格监管 
  
    高毒、高残留农药是生产有机农产品的天敌,对于立志打造全国知名有机农业大县的万荣县,该如何在农业生产中摒弃高毒、高残留农药?5月29日,记者采访了万荣县果业局局长任大伟。 
  
    任大伟的结论是,最好的办法是让农民自觉自愿地放弃使用高毒高残留农药,而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营造合理用药的良好氛围,把科学用药的理念根植于农民心中。 
  
    以苹果生产为例。万荣县早在2000年就开始实施 “优质苹果生产工程”,要求果农严格按照标准进行生产:在有机苹果园严禁使用化肥和化学农药,普通果园也不能使用高度含磷类农药。全县38个果业科技指导团成员、100多个果协和果农专业合作社成员都承担起监管责任,一旦发现农民滥用农药,立刻上报制止。 
  
    在严防果农滥用药的同时,该县农技人员及时向农民灌输科学先进的病虫害防治理念和技术,合理防治病害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贾村乡五福村果农蔡伟说:“过去总想把害虫全杀死,现在知道不能都杀死,还要留一份培养它们的天敌,让天敌控制害虫数量。” 
  
    对果农教育引导,对市场高压严管。该县要求所有在售农药必须在工商部门和县农业执法大队进行备案,如发现商家制售违禁农药,立即没收并罚款。有关部门还要不定期开展联合执法行动,彻查市面上的高毒高残留农药。 
  
    目前,该县已经有1万亩苹果达到有机标准。 
  
    农科专家 规范用药是关键 
  
    如今有人“谈农药就变色”,对瓜果、蔬菜上的农药残留更是“草木皆兵”,省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范仁俊研究员认为人们应该全面认识农药的作用,而科学施用农药后的农产品是安全的。 
  
    “施用农药防治病虫害,是现代农业增产丰收、提升农产品质量的必要手段。正是由于农药对病虫害的有效控制,才使农产品保持高产稳产,才使我们在有限的耕地面积上生产出保障人口快速增长所需要的农产品。”范仁俊研究员还说,目前很多人由于缺乏对农药知识的了解而盲目惧怕农药,是不正确的。农药作为防治或调控有害生物为害的农业投入品,是存在一定的毒性,但并不是用过农药的农产品就有毒,安全与危险主要取决于施用方法,包括使用品种、施用量、施用次数、施用时间、施药器械等因素,并应严格按照“农药安全使用标准”的要求科学施用农药,农药残留就会控制在国家限量以内。科学合理使用农药,不仅能控制住有害生物,而且不会产生安全问题。 
  
    5月8日,由省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承担的国家公益性行业 (农业)科研专项“果树农药高效安全科学施用技术”在临猗召开示范现场会,现场会上展示了多种针对苹果树病虫害的物理防治和化学防治方法。如:悬挂频振式杀虫灯、黄色粘虫板和性信息素诱虫法防治害虫都对环境和农作物没有损害。严格配方选用的化学农药,在使用现代化的弥雾喷雾机喷洒后,减少了农药的使用量和次数,降低了农药残留,同时提高了果实品质,减少了果农生产成本。 
  
    城乡居民 应对残留各有招 
  
    地点:杏花岭区精营二道街 
    时间:5月27日 
    受访者:刘峥 
    老城区嘛,买什么都很方便。所以,蔬菜、水果每天都出来买一点,主要是新鲜。经常去买菜的地方,都是经营了多年的老店,即使在早市上,也有很多摊主都认识。从品质来说,吃了很多年了,没出现过什么问题。对于农药残留,我们消费者几乎没什么办法来辨别。但是,我们尽量吃当季的蔬菜、水果,一个是相对符合自然规律,一个是量大、新鲜,用药相对要少。多吃茄果类、嫩荚类以及鳞茎类蔬菜,它们对土壤和水源的敏感度较低;多吃茼蒿、生菜、芹菜、胡萝卜、洋葱、大蒜、大葱、香菜等虫子不大喜欢吃的菜。 
  
    地点:长风街家乐福超市 
    时间:5月29日 
    受访者:张静 
    每周来这儿购买一次肉类产品。这边,牛肉、猪肉、鸡肉、鸭肉,海鲜类、熟食类,应有尽有。而且各个区域分开,打心里觉得干净、放心,肉类的分割、加工都很细,回家自己做也不用太费心。很少在别的地方买肉类产品,就像菜市场、路边店。瘦肉精啊、疫病啊、各种伪劣假冒肉制品,甚至对病死动物进行加工……看到各种新闻报道,就很担心。所以,宁愿走远一点的路,花多一点的钱,就是吃个放心。尤其是加工好的熟食,想靠经验来追溯其源头的产品是不是健康的、合格的,很难。 
  
    地点:晋中市榆次区 
    时间:5月29日 
    受访者:李玉花 
    我们这尽管是农村,但是种植的蔬菜就那么几种,主要是规模种植。所以,吃菜吧,自己家里有这么个小院,就种一点。西红柿、黄瓜、豆角、青菜、水萝卜、白菜、茄子……每一样都少种些,这个吃完了,那个又长好了。菜不多,却刚好够吃。深翻地的时候用点农家肥,自己院子里有自来水,农药什么的也用不着。 
  
    记者观点 对滥用农药下猛药 
  
    是药就有三分毒,五谷时蔬如今也修得了“药性”。韭菜、豇豆、大米、生姜,真不知下一个“中毒”的会是谁?违禁农药有得买,有得卖,还用得欢,可气可恨外加可笑。有病,得治,得下猛药! 
  
    第一反应,板子似乎应打滥用禁药的农民。予以道义谴责,经济惩罚,法律伺候,估计没多少人反对。仔细想来又不全对,仅仅重处滥用农药的人治不了病根。因祸害百姓餐桌而倾家荡产者有,命赴黄泉者有,但不良人等还在前赴后继,可见重典未必能治顽疾。 
  
退一步想,如果高毒、害人、违规的禁药防虫治病效果不佳,农民断然不会选择;如果有低价、环保、高效的农药,农民不会弃之不用。不是要为滥用农药的人开脱罪责,而是想问好农药为什么缺位,是不是农药研发水平还不到位?有良药就不会用禁药,愿与诸农药科研人员共勉。 
  
    再退一步,现有农药品质过关,是用者不得要领,好药不能用好,于是禁药钻了空子。那么又问,号称已经延伸到乡村一级的科技推广体系要来何用?常闻深入田间地头,不时科技进村入户,难道单就忽略了合理用药的培训?如此推理,还是该做的事没有做好,空领了纳税人给的酬劳,现有科技推广体系同样需要一剂良药。不单指制造“毒品”的个别地区,欢迎对号入座。 
  
    再往哪儿退,再往哪儿推?媒体不曝光不知道;舆论不监督不知错。为什么总要从新闻里发现问题,为什么职能部门不能在源头发挥效用?不能一棍子全打死,但起码事发地的监管部门脱不了干系。是责任不明,是懒得去管,是习以为常,还是地方保护?事关百姓饮食安全,监管有失不能不问责到底。 
  
    已然退无可退,不由怒从心来,想说脏话。只盼快下猛药根治顽疾,别再让百姓为吃心碎。